中国铁塔能否撕下“寄生”标签

2018-05-16来源:扑克游戏大全

  5月14日晚间,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铁塔”)在香港交易所提交上市申请,这意味着全球最大通信铁塔服务提供商即将正式上市。自成立起就被赋予“共建共享、节省成本”的重任,中国铁塔这三年也确实做到了不负众望,但由于对移动、联通和电信三大运营商过分依赖,债务和财务问题随之而来。如果不出意外,通过申请上市后的中国铁塔还需要谋求多元化发展,规避业务单一为未来埋下的隐患。

  估值或超500亿美元

  港交所官网显示,中国铁塔提交上市申请,中金公司高盛为联席保荐人。在申请书中,中国铁塔表示自己拥有不可撼动的市场地位,是全球最大的通信类铁塔基础设施服务提供商,也是中国成为网络强国不可或缺的推动者。

  中国铁塔在建立时的名号曾经是“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15日,注册资本100亿元,时任中国移动副总裁的刘爱力出任中国铁塔董事长,中国联通副总裁佟吉禄出任总经理,中国电信副总经理张继平出任监事长(2018年3月24日,因工作调整,刘爱力辞任中国铁塔董事长及董事职务,选举佟吉禄为董事长)。2014年9月11日,“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正式更名为“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17年底,中国铁塔共有15007名员工,运营管理着1872154个站址并服务2687475个租户。

  早在2017年,就有消息称,中国铁塔可能以100亿美元的规模IPO,从而解决历史负债1500亿元的难题。不过,今年有证券公司认为,中国铁塔的估值应该为3150亿元(约合470亿美元)。

  目前,中国铁塔占全国铁塔资产的98%以上,铁塔总量是第二大铁塔公司(印度Indus,拥有铁塔11.6万座)的13倍左右。在中国铁塔成立之时,三家电信企业与中国铁塔联合开展了存量资产清查评估,三家电信企业铁塔相关资产的评估值合计约2314亿元。

  资深电信分析师马继华认为,同样是通信概念股,中国移动历史上的市盈率曾经达到42倍,如今只有11倍,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铁塔估值500亿美元也是合理的,对于一家资产达到2314亿元的垄断型企业来说,500亿美元并不多。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中国铁塔最初的运营成绩单并不漂亮,这两年才开始逐渐改善。招股书显示,中国铁塔2017年营收为686.65亿元,税前利润为26.85亿元;2016年营收为559.97亿元,税前利润为1.06亿元;而2015年营收为88.02亿元,税前利润是-47.46亿元。不过,招股书中并未提及中国铁塔的净利润。

  资金问题日渐凸显

  中国铁塔最初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共建共享,减少通信业建设成本。因为随着通讯技术的加强,三大运营商对铁塔方面的需求剧增。但是,铁塔需要统一规划建设,否则就难以避免重复建设。

  国家审计署的一份工作报告显示,2002-2006年,移动、电信、联通、网通、铁通5家企业,累计投入11235亿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重复投资问题突出,网络资源利用率普遍偏低,通信光缆利用率仅为1/3左右。

  还有分析称,中国铁塔的成立也是为了防止垄断,增强通信覆盖度。多年前,三大运营商垄断资源,根据自身的利益来推动市场需求,选择性布网,但在一些偏远地区,由于居民消费能力较低,建塔成本很高,所以运营商不愿在这些地区过多投入,导致偏远地区信号较差。

  中国铁塔成立之时,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分别出资40亿元、30.1亿元和29.9亿元,在中国通信设施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中各持有40%、30.1%和29.9%的股权。

  建成后的这几年,中国铁塔的作用开始显现出来。据悉,中国铁塔通过建设、维护、管理“三合一”的模式,减少了三大运营商的重复投资、重复建设和重复运营。三年来,累计相当于减少铁塔重复建设56.8万座,相当于节约行业投资约1000亿元,节约土地超2.7万亩,相当于3788个足球场的面积。

  但是,减少重复建设的同时,中国铁塔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该公司申请上市的主要原因。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表示,中国铁塔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资金,企业本身的体量又大,所以只靠自身积累并不够。

  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认为,除了资金问题,中国铁塔谋求上市也是为了使公司管理更加规范、更加透明。“而且能够用股权激励的方式来团结员工,否则即便是国有企业,也得面对人才流失的困扰。”康钊说。

  中国铁塔在递交的招股书中明确指出,公司存在多项风险因素:业务依赖于数量有限的客户、在管理及整合资产组合方面面临挑战、在发展微站与室分业务上可能面临挑战等。

  刘爱力曾坦言,如果铁塔公司无法尽快上市,就不能及时解决债务、财务成本过高问题,会影响降低三家电信企业运营成本的力度,直接损害三家电信企业利益,这就违背了改革初衷,失去了改革的意义。

  过度依赖三大运营商

  中国铁塔对三大运营商的依赖不是一般严重。“这家公司99%的收入都来源于三大运营商,但三大运营商给的租金没有太多利润,所以这几年公司的盈利情况并不是很好,必须靠上市来缓解压力”。康钊说。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为中国铁塔带来营收368.04亿元,占总营收的53.6%;中国联通带来营收162.32亿元,占总营收的23.7%;中国电信带来营收154.67亿元,占总营收的22.5%。总体来说,三大运营商带来的营收占中国铁塔总营收的99.8%。

  此外,中国铁塔还存在债务问题。中国铁塔称,中国移动过往为公司提供贷款,并且未来仍将继续为本公司提供有关服务。相关资料显示,从2015-2017年底,中国移动三年时间分别为中国铁塔提供30亿元、46.5亿元、230.59亿元贷款,合计贷款金额达307.09亿元 。中国铁塔在2016年、2017年分别偿还了30亿元、84亿元贷款。但截至2017年底,中国铁塔仍有193.09亿元贷款尚未偿还。

  虽然目前中国铁塔过度依赖三大运营商,但双方之间在租金方面依然存在摩擦。“站在中国铁塔的角度,公司只能尽力控制成本,降低租金,但降低幅度实在有限。而站在运营商的角度,近年来成本压力大,将站址交给中国铁塔建设、运维以后,成本无法灵活控制。”有业内人士指出。

  其实,中国铁塔的租金已经相当低廉。知名的独立研究机构New Street Research在研究报告中给出了一张全球铁塔租金分布图。中国铁塔租金以750美元/月的价格排名倒数第三,而美国铁塔以2000美元/月的价格一枝独秀。

  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认为,中国铁塔可以考虑开放民营资本的参与,如果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都能够接受,铁塔力量将得到整合,中国铁塔也可以减少对三大运营商的依赖。

  多元化转型迫在眉睫

  至于中国铁塔能否通过IPO,康钊认为几乎没有悬念:“作为国资委管理的大型企业,通过审核不会很难。”

  在项立刚看来,如果中国铁塔能够成功上市,并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那意味着这家公司将获得更多融资渠道和更多资金流,很大程度上缓解资金问题,从而更加从容地应用新技术、研发新热点,比如5G。“明年马上要进行5G商用,中国铁塔在运维等各方面需要更多投入,现在是一个关键点。”刘启诚指出。

  但上市成功并不代表未来就会顺利。康钊指出,中国铁塔还存在发展前景的问题,因为公司的主要客户是三大运营商,而三大运营商也会相互牵制,如果业务方向太过单一,未来还会遭遇挫折。

  中国铁塔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也正在从通信行业走出去。马继华指出,中国铁塔主要从事的是存量业务改造,而未来的发展肯定取决于增量市场,异业合作和扩张成了必由之路。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此前曾传出过有关部门希望中国铁塔来承担充电站和充电桩建设的消息,中国铁塔也在去年开始了新业务的发展尝试。

  2017年9月26日,在“2017中国信息通信业发展高层论坛”上,佟吉禄首次在公开场合提出:让社会塔成为通信塔,让通信塔成为社会塔。并表示探索实现由“行业内资源共享”向“社会资源共享”、“单一为通信服务的通信塔”向“广泛为社会服务的共享塔”转变。

  中国铁塔在电力方面的合作拓展最为明显。2018年3月26日,南方电网云南公司和中国铁塔云南分公司共同签署了《共享铁塔合作协议》,在国内率先实现了省级电网企业和省级铁塔公司关于“共享铁塔”的战略合作模式,标志着“共享铁塔”从试点运行迈入全面推广新阶段;4月24日,国家电网公司与中国铁塔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开启“共享铁塔”的全新合作模式,这标志着电力、通信两大行业间资源共享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精彩资讯

Copyright 2009-2015 wjcfood.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主页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